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车间 > 正文

宠物情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5-8-20 0:55:01 人气: 标签:
也许谁都不怨,要怪就怪那不公的命运。封魂师听得到天下往生之灵的声音,却听不到属于自己的,真正的声音。
1.神秘老板
万物生 位于本城步行街街尾,朱漆门,雕花窗,大幅森林原野的壁画悬于墙上,说是一家宠物店,总共却只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。它们分别拥有三只眼和两个头,更像是怪物。
万物生 的老板叫苏虹,29岁的大龄剩女,一年前突然来到本市,开了这家店。当时想趁课余时间挣点零花钱的我,按兼职广告上的地址找来,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和唯一一把椅子上端坐的一人一兔一龟时,第一反应就是遇见骗子了,搪塞几句便想溜出去,却被苏虹拦住了。
这是你的猫? 她盯着我手里的小白猫看了好一会儿,问道。我点头: 她叫牛奶,我养了一年了。
牛奶似乎听懂了我的话般,撒娇地把头往我怀里蹭了蹭。苏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她缓缓把手盖上牛奶的额头,片刻后,吸了一口气,正色说道: 这猫上辈子和你是仇人,你最好不要留它在身边。
我顿时哑然失笑,原来这女人是个神棍!女人见我满脸奚落,愣了愣退后几步,淡淡说道: 看来你也不愿记得自己曾经是谁。也罢,反正那猫刚刚被我开了天眼,它已经记起自己的前世了,很快就会离开你的。
听到这种装神弄鬼的话,我愤怒地摔门而去。
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,三天后,牛奶真的莫名其妙失踪了。我不死心,围着学校找了好久,终于在一堵废墙之下找到了正在水洼里找食物的它。我欣喜地把手里的鱼干递过去,它不接,却一口把我的手指咬得鲜血淋漓,然后飞快地跑开了。
手指上的伤口好得差不多时,鬼使神差,我又去了 万物生 。房子被隔成了工作台、会客室、休息间,看起来正常了许多。苏虹正往墙上挂一幅画,见到我时并不惊诧,挑了挑眉淡淡说道: 帮我递下钉子。 竟像是早料到我会再来一般。
干完活儿后,苏虹靠在墙上点燃一支烟,听我说完牛奶的事后,轻轻吐了个烟圈: 有缘无分,那是你们前世今生的命,莫要强求。 看着她那双灵动深邃的眼眸,我心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。就这样,我开始了在 万物生 的兼职生涯。
按苏虹的说法,万物都有前世今生,许多前世心中执念过重的人,黄泉路上会放弃喝孟婆汤的机会,这样便可以保留前世的记忆,然而付出的代价则是,下一世往生不可为人。重生为动物的他们,怀揣着不愿割舍的记忆,千辛万苦寻觅到前世与之纠葛的那个人,却无法沟通,这实在是人世间最悲哀的事了。所幸世界上还有一个神秘的群体 封魂师,他们神秘低调,鲜为人知,却能和世间一切生物的灵魂沟通。而苏虹,便是一个封魂师。
万物生 开业以来,几乎所有的客人听到苏虹那些不可思议的言论后,都会满脸鄙夷地离开,但有一部分不久后会小心翼翼地回来,其中很小的一部分,则会满脸焦虑或者惊慌失措地径直走进苏虹的工作间。一般少则半个小时多则两个小时,他们会如释重负地抱着自己的宠物出来。
今天这个客人却是个例外。早上八点,苏虹刚开门,她就抱着自己的猫走了进来,直到下午一点,门都没有打开过。
2.不愿往生
那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,身材单薄,脸色苍白,紧紧抱着一只三花玳瑁猫。在苏虹的工作间坐下后,她把猫举起来,缓缓说道: 它叫花子。 便再也不开口,只是轻轻地抚摸着猫,眼中带着一种淡淡的悲伤。
半个小时后我进去送茶,走到门边却发现两人还是沉默地僵持着,女孩正在轻轻地啜泣。
苏虹打开音乐,让舒缓低沉的大提琴曲子回荡在整个房中,才淡淡说道: 我知道那件事,前阵子大学生联盟论坛上点击最热的,就是关于那件事的帖子,没想到你就是那个死去男生的女友。
我闻言一怔,苏虹说的那个帖子我也看过,主人公就是我们学校的。是说一个女生爱猫成瘾。某天,她过马路时不小心让手里的猫溜了下去。男友怕她生气,忙拔腿就追,却没注意到拐角处急速冲过来的一辆大卡车 这件事一度引发热议。但事情已经过去三个月了,人们的兴趣也早已淡去,这个女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苏虹的店里?
却见女生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眼泪不断地从指缝间漏出。良久,她才抬起水雾蒙?的眼睛看向苏虹,颤声道: 是,我听朋友说了一些关于你的神奇之事。我觉得,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。
再三绞弄手指后,那自称丁宁的女生再次开口了: 送到医院的当晚,他就去了。我悲痛难当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把自己封闭起来,一味地自责。等我终于能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,我发现,花子变了很多。它不再整天调皮地跟在我的身边,最喜欢的猫粮也不大吃了,总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,那种陌生又熟悉的眼神,让我莫名地心悸。更让人震惊的是,有天我回到家,发现它叼着一个红色的铁皮糖果盒子,竟在流泪!那个盒子,是他特意从日本给我带回来的礼物
丁宁说到这里,身体已忍不住颤抖起来。她恳切地看着苏虹,说道: 我总觉得,花子的身上有他的味道。苏小姐,我知道你身怀异能,请你一定要帮我,再多的钱我也不在乎。
也许是被女生的悲伤所感染,脸上鲜有表情的苏虹叹了一口气,向一直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我挥了挥手: 小似,把阿白和阿黑带出来。
阿白和阿黑就是指那三眼兔和双头龟,是苏虹储存灵力的式神。在苏虹的示意下,阿白阿黑开始相向而行,缓缓地绕着匍匐在地的花子绕圈。一圈,两圈 渐渐的,阿白的脚步越来越快,阿黑的速度却越来越慢,苏虹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,额上渗出了汗珠。终于,她脚下一个趔趄,脸上煞白一片,无力地挥挥手: 对不起,我能力有限,这单生意无能为力。
丁宁一惊,腾地站起来,脸上露出无比焦急和激动的神情: 你发现了什么?为什么不告诉我?我有钱,再多钱都可以! 说着手忙脚乱地打开背包,掏出一整沓红色的百元大钞,然而苏虹却再不看她,只是命令我送客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上一篇:篡改作品
下一篇:没有资料